停电了,我们去南方(下)

漫步宇宙阿缺2019-09-20 11:24

04

陈美丽跟我说,你觉不觉得赵发财有鬼?
她说这话的时候,把脸凑近了我,所以她脸上那几乎要把五官淹没的肉堆毫厘可见,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我能看到一条肉浪从她额头翻涌到嘴角。我后退一步,警惕地说,什么?
赵发财啊,她神神秘秘地说,你想想,赵发财为什么要去南方呢?
张得帅不是说了吗,这个冬天零下三十多度,我们谁都熬不过去。
陈美丽鼻子里喷出一口气,你还真信了?张得帅那家伙,一心只想回南方去找他那个小女朋友。他的话,我从头到尾都不信!
我一愣,所以你从没想过跟我们去南方?
陈美丽得意地点点头,赵发财在地铁里藏了那么多吃的,只要赵发财一走,我把它们挖出来,以后我就衣食无忧了。
原来这才是陈美丽的计划。我默默叹息。自从赵发财让我跟他一起搬食物后,王清纯、张得帅和陈美丽先后来找我,都是为了那藏在地铁里的食物,那仿佛是黑暗里放出黑色光芒的火焰,吸引着无力的蛾子振翅前往。
你现在来找我,是想让我告诉你赵发财藏食物的地方,是吗?我摇摇头,这件事不能做。王清纯和张得帅都找了我,但现在,王清纯失踪,张得帅发疯,你又会怎么样呢?
我跟他们不一样。
的确,陈美丽跟王清纯和张得帅不一样。事实上,她跟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我试图回忆初识陈美丽的日子,但记忆涌现了氤氲的雾,竟完全想不起她是什么时候加入我们这个小团体了。仿佛有一天我们在街上闲逛,路过一个拐角,陈美丽走出来,我们就从四个人变成了五个人。有一次我问赵发财,陈美丽到底什么来路啊?赵发财罕见地眯起了眼睛,有些迷茫,说,我也不记得她什么时候来的了,但是,他顿了顿,补充说,但是这个女人肯定不简单。
是啊,现在能活下来的人,都不简单。王清纯靠她的脸,赵发财靠他的智慧,我靠赵发财,而张得帅几次险些饿死。至于陈美丽,一个并不美丽的女人,在虎狼环伺的末世里,是怎么活下来的呢?在大家都因为食物短缺而面黄肌瘦的时候,只有她,日渐肥胖,走路肉颤,看着实在可恨,这都没被砸死,可见实在是厉害。
哎呀,你愣着干什么。陈美丽推了我一下,说,你带我去赵发财藏食物的地方。明天你们就要走了,这些食物就留给我吧。
你为什么不去找赵发财?
陈美丽鼻子里喷出一口气,他肯定不会告诉我的。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告诉你呢,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说,难道就因为你叫陈美丽吗?
陈美丽对我的鄙夷置若罔闻。她凑近我,说,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你喜欢王清纯,认识张得帅,依靠赵发财,一直讨厌我。但我有一个消息,可以跟你换赵发财藏食物的地点。
我往后躺了躺,轻笑一声,我明天就要跟赵发财一起去南方了,以后吃喝全部靠他,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消息值得我背叛我的老板,我的衣食父母。
我知道王清纯在哪里。陈美丽说。

我和陈美丽趁着夜色遮蔽,来到了地铁,沿着阶梯一步步往下走。
我们没有火柴,黑暗完全将我们浸没,像是在墨水瓶底艰难行进的蚂蚁。我只能凭着手在粗粝墙壁上的摸索,以及记忆里的方位,一步步走向赵发财藏食物的屋子。陈美丽紧紧跟在我身后。
我又想起了赵发财带我来这里时的情景,他捏着一根火彩,火光照亮他的侧脸,另一半脸则藏在很深的黑暗里。他是如此信任我,连藏食物的地方都告诉我,如今我却把并不美丽的陈美丽带过来,洗劫他的食物。不过,明天我就要和他去南方了,他并不知道他藏在北方的食物会丢失。说不定我们一直待在南方,再也不会回来。我这样安慰自己。
随着在地铁甬道里的深入,四周益发浓重,墙壁突然从粗糙变成了光滑。我停下来,敲了敲,铁门的声音传来。
就是这里了,我说,里面就是赵发财藏的食物。
黑暗里,我看不到陈美丽的表情,但能听出她声音里的惊喜。就是这儿?藏得够深啊,她说,怎么把门打开呢?
我扶着门说,打开之前,你先告诉我,王清纯去哪里了。
陈美丽去拉门,但被我按住了手。过了一会儿,她的声音响起,王清纯跟赵发财走了,她的下落,你应该去问赵发财。
赵发财?我一愣,怎么跟他扯上关系了呢?
陈美丽说,那天晚上,我看到她走进了赵发财的房间,我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她出来。后来,她就不见了,她的下落,赵发财肯定知道。
我回想起王清纯离开湖边的那个傍晚,她让我等她。她的背影和夕阳一起消失。没想到她去找了赵发财,并且再不归来。我呆呆地想,手上松了劲,陈美丽把手抽出来,去拉门把手。
但这扇门显然被赵发财锁好了,她使劲拉了几次,门没有丝毫晃动。
陈美丽说,哎哎,你帮帮我啊。
我心里想着王清纯,没有理会。她拉了我一把,我顺手拉了拉门,有些松动,正要再拉,却怎么也拉不开。
要帮忙吗?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太好了,需要需要。我话刚说完,才意识到不对劲,转过身,只能看到背后一片黑暗。
嚓。一蓬火光划开,随即凝聚成一团火焰,光亮撕开了黑暗。赵发财的脸在火光中显现,线条锋利,眼神如鹰隼。他捏着火柴,火焰沿着细细的柴棍向前蠕动,一跳一跳的火光让赵发财的表情显得格外阴郁。几秒后,火焰涌到尽头,灼到了赵发财的手,但他似乎没有丝毫疼痛。火焰熄灭,他的脸再度沉进黑暗里。
他就这么站着,在我们来之前就站立于此。刚才我和陈美丽的话,全被他听见了,他却一直沉默。我的脸红了,幸好在黑暗里看不见。
火光又亮了。赵发财看着我们,说,哟,难得看到你们两个混在一起。李平庸,你不是一直讨厌陈美丽混在我们中间吗?陈美丽,你不也总是说,李平庸吃我的食物是浪费吗?
我和陈美丽对视一眼,各自后退一步。
火柴燃尽,赵发财把柴棍扔掉,又划开一根。
我说,赵发财,王清纯去哪里了?
赵发财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却看着陈美丽,说,你是想把这些食物偷走吗?陈美丽,我知道你不简单,你能在兵荒马乱里活下来,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我,你守得住这些食物吗?
陈美丽迎着火光抬起头,直视赵发财,说,有时候你也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这么说,你另有门路了?
我总是有门路。
赵发财点点头,是啊,你比我们都厉害,你是能够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的人。别说停电,就算是小行星撞地球,就算丧尸爆发,你也能活下来。他一边说话一边扭头,向四周看,这么说,现在过来的还不止你们两个?
在幽深的地铁隧道里,火柴只能撑开一蓬狭小的光亮,光亮之外,依旧是蠢蠢欲动的黑暗。脚步声在火光不及之地响起,纷乱踢踏,显然不止一个人。
我诧异地看向陈美丽,她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仿佛一切顺理成章。从黑暗中走向我们的,一共有四个人,火光逐渐把他们的脸勾勒出来。这四个人我都认识,分别是刘凶猛、周强壮、钱下流和那个作风放荡的姑娘。他们提着钢棍,脸上是不怀好意的笑容。
看来你准备了很久啊,赵发财又划燃一根火彩,说,能把这几个人叫过来,不是一两天的决定吧?
陈美丽说,嗯,一个月之前我就跟他们联系了。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决定去南方。
但那时候你给我的食物,已经比以前要少了。
赵发财点点头,看来农夫与蛇的故事,还是有道理的。你很厉害,比我们都适合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说话间,刘凶猛、周强壮和钱下流已经围了过来。他们的影子被火光拉扯着,延伸进黑暗里。唯一的姑娘靠在墙边,笑嘻嘻地看着我们。
赵发财,也别坚持了。你明天跟李平庸去南方吧,这些食物,就留给我们。陈美丽说,也别挣扎了,你年纪大,斗不过他们三个人的。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人命。
赵发财鼻子喷出一口气,说,刘凶猛和周强壮杀过人,我信。呵呵,但这个钱下流,手上要是有人命的话,唯一的可能是手淫过度吧。
钱下流大怒,妈的,找死!
几个人要冲过去,但这时,火柴棍熄灭了。黑暗笼罩一切。想跑!刘凶猛说,追过去!
但他们的动作马上就停了。因为火光又在赵发财手里亮起来,而他的另一只手上,握着一柄手枪。
枪身纯黑,比四周的黑暗更加沉郁,仿佛是他手里的一团墨汁。枪口对着刘凶猛,刘凶猛脸上横肉抖动,一步步后退。
赵发财冷笑,现在你们知道,我是凭什么守着我这些食物的了吧?
手……手枪还能用吗?钱下流也在后退,左右看看,结巴道,不是磁暴吗,所有的电子器材都能不能用了啊。
傻逼!一直沉默的周强壮说,这又不是导弹炮,手枪击发的原理不是靠电,是靠火药。他骂完,转而看向赵发财,嗨,赵老板,这事儿就算我们栽了,我们现在就撤。
赵发财举着枪,脸上阴晴难辨。火光又灭,他没有再划火柴,黑暗伴随着沉默,令人窒息。赵发财说,滚吧。
四个不速之客慢慢后退,沙沙的脚步声响起。我愣在原地,脑子里飞速转动:赵发财手里有枪支,在这样停电的年代,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而我把陈美丽带到这里,陈美丽把那四个人带来,想打劫他的食物库,这种背叛,以赵发财的性格是绝不会原谅的。那他会怎么办呢,处理完陈美丽就来处理我?唉,可惜死前都没有见到王清纯,对了,王清纯去哪里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陈美丽已经开始求饶了,说,发财,我错了。我只是来帮你检查一下食物,我会跟你去南方啊,我不会骗你。我要去南方了我还骗你做什么。都是李平庸,他带我来的,他想跟我在一起,把我从你身边夺走……
赵发财一直沉默。火光不再亮起,也不知道他在黑暗里想什么。时间在这种僵局下过得无比缓慢。我额头沁出汗珠,腿在打颤,思考要不要趁黑拔腿就跑。
这时,隧道的另一边,传来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喊叫:
可爱啊可爱,我是得帅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赵发财划燃火柴,跳跃的光线里,我看到张得帅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他边跑边喊,张牙舞爪,摔了一跤后又爬起来,跑向刘凶猛身边的姑娘。
他的样子太吓人了,面目狰狞,额头流血,嘴里大呼小叫。刘凶猛面色一沉,转头看向陈美丽,骂道,妈的,我说怎么这么轻易放我们走,原来是要埋伏我们!周强壮和钱下流也对陈美丽目怒而视。
赵发财也愣住了,手上的火柴再次燃烧到尽头。就在黑暗将我们淹没的一瞬间,陈美丽突然扑过来,抓住了赵发财的手。赵发财挣扎,两个人倒在地上,翻滚起来。
哎呀,你是谁!不远处响起了一阵惊恐的女声,你放开我!
可爱啊可爱,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得——哎呀,谁打我!张得帅的声音也随即响起。
刘凶猛抓住张得帅的头,使劲往地上撞,边撞边骂,你要是壮,来埋伏我也就罢了。瞅你这弱鸡样!哎哎,你们俩愣着干嘛,去那边对付赵发财啊!
周强壮和钱下流也反应过来,循着声音,跑向在地上纠缠的陈美丽和赵发财。他们分别从我的左右边跑过去,速度太快,带起的风呼呼地掠过我的脸。
场面一时十分混乱。闷哼惨呼,痛喝怒骂,在这黑暗的隧道里此起彼伏。但奇怪的是,所有人似乎都忽略了我。这让我感觉有点没面子。正懊恼时,脚感觉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便弯腰摸索,摸到了一个很轻的小盒子,摇一摇,里面传来嗒嗒嗒的声音。
是一盒火柴。
我欣喜若狂,趴在地上,打开火柴盒。里面的火柴不多了,三四根的样子,我划燃一根,四周的黑暗终于被火光逼退了几丈。
我看见赵发财被陈美丽压在地上,两个人的四只手都抓着枪柄;周强壮和钱下流跑错了地方,跑到了隧道的另一边,被火光照亮,都愣住了,连忙往回跑;刘凶猛提着张得帅的衣领,用腿踢打,而张得帅抱紧了放荡姑娘的大腿,兀自嘶喊。
火焰熄灭了,我手忙脚乱又划开一根火柴。
赵发财、陈美丽、周强壮和钱下流四个人手脚相缠,面目狰狞,七只手拽着枪,死活不让。唯一空出的一只手,是钱下流的,正在陈美丽身上摸索。陈美丽破口大骂;张得帅两腿环住刘凶猛腰部,牙齿死死咬住了刘凶猛的耳朵,血从嘴边流出。刘凶猛惨叫不迭,向后退,放荡姑娘则焦急地拍打张得帅的背部。
手一抖,火光又灭。我去找火柴棍,因为颤抖得厉害,火柴盒掉在地上。我趴着摸索了半天,找到了火柴盒,里面是空的。暗骂一声,又四下乱摸,终于找到了一根火柴。几秒后,光明再次出现。
赵发财、陈美丽、周强壮和钱下流围坐成一团,各自把手伸进两侧的人的衣服里,嘴里念叨着,枪呢枪呢。陈美丽最吃亏,衣衫凌乱,但咬着牙,努力想从旁边两人的衣服找出那柄枪;张得帅拥着放荡姑娘,两人深情热吻,刘凶猛耳边流血,一脸迷茫。
最后一根火柴也熄灭了。闷哼厮打声再度传来,尤其以张得帅的声音最惨,想来在被刘凶猛使劲儿欺负吧。
大家听我说!我大喊一声。
所有声音同时停下,十四道目光投向我,不过周围如此浓黑,他们什么也看不到。我清了清嗓子,说,打架多不雅,要不坐下来聊——
惨叫和闷哼又响起来,间或还有砖块砰砰击打的声音。我听到钱下流兴奋地喊了声,找到了!但话还没说完,一声惨呼,随后金属与水泥地面摩擦的咔咔声不断响起,想来是他们几个哄抢手枪,枪被踢来踢去。另一边,张得帅的惨叫近乎杀猪,不知道是被折了腿,还是被撕了嘴。
这时,不知谁用力踢了一脚,枪支摩挲水泥的声音变得锐利,且从我身边划过。我奋力一扑,抓了个空。枪支一路向刘凶猛那边滑过去。几秒之后,张得帅的惨叫戛然而止,随后,一声枪响。
整个隧道被照亮,我看到了张得帅满脸的鲜血,和疯狂。
不要啊!我喊道。
放下枪,一切好说。赵发财说。
得帅,别冲动,陈美丽说,我以后就是你的了。
哎呀,拿枪干嘛,伤了和气。我们这就走这就走。刘凶猛、周强壮和钱下流同时说。
张得帅两手举枪,对我们的话毫无反应,而是看向被枪声惊呆了的放荡姑娘,说,可爱啊可爱,我是得帅,你不认得我了吗?
放荡姑娘疑惑地说,可爱,可爱是谁?
张得帅说,你不是吴可爱吗?
放荡姑娘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叫甄淫荡啊。
这句话一出,我顿感要遭,连忙趴在地上。
果然,啊砰啊砰啊砰啊砰啊砰啊砰啊砰啊砰啊砰砰砰……张得帅的狂喊也枪声混在一起,震碎了整个隧道的黑暗的安静。

枪声停了之后,足足有五分钟,整个隧道里一片死寂。
我摸遍了全身,确认身上没有出现窟窿,松了口气。隧道如同坟墓,我听不到任何声音,但还是下意识喊道,有人吗?
没有回应。我一阵难过,这么多枪,恐怕其他人很难幸——
念头还没闪过,左边突然响起了陈美丽的声音,咦,我没事?右边响起了甄淫荡的声音,我也没受伤。刘凶猛、周强壮和钱下流分布在几个不同的方向,但都用惊喜的语气说,都没打着我!
呵呵,不远处,赵发财发出了带着痛意的冷笑,全他妈打在我身上了……

陈美丽和刘周钱三人摸到藏食物的铁门前,用力拉拽,哗啦一声,门被拉开了。里面的塑料袋像潮水一样涌出来。
哈哈哈哈,终于找到你们了!陈美丽欢呼道。即使太黑了看不见,我也能想象她脸上因狂喜而泛起的肉层。
她的喜悦感染了刘周钱三人。他们扑向塑料袋,哈哈大笑。再也不用挨饿了,赵发财存下来的这些食物,足够他们吃好几年。至于几年后,谁知道呢?
呵呵……赵发财躺在血泊里,兀自冷笑。
突然,陈美丽的笑声停下来了,刘周钱三人的笑声也停了下来。他们咦了一声,在塑料袋里翻捡,但我只听到吱吱吱的塑料压褶声,非常清脆,一捏到底的那种清脆。空的?陈美丽疑惑道,又转身朝赵发财喊道,你的面包呢?怎么全是空的?
呵呵……
你呵呵个屁啊,你快说,再不说,我打死——陈美丽突然意识到赵发财中了十几枪,绝无回天的可能了,语气转为央求,你说吧,你都快死了,把藏面包的地方告诉我们吧。
呵呵……早、早就吃完了。
陈美丽说,不可能,你明明有一整屋子的食物。
赵发财有气无力道,我一个人哪能找那么多面包。我藏了不少,但,但这几年供养你们,已经把最后的面包都吃完了。呵呵,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去南方,难道我真的信张得帅的鬼话吗……那是因为我已经没有食物了,再留在这里,你们很快就会发现……我把李平庸带过来,是想让他以为我还藏着食物,以后去南方了,他还会继续听我的话……
妈的,欺骗老娘的感情!陈美丽朝赵发财踹了一脚,但因为太黑,踢到了石头,疼得直抽凉气。她舍了赵发财,拉住刘凶猛说,凶猛哥,你看,我早就知道这个赵发财不靠谱了。今天在凶猛哥的帮助下,终于拆穿了他的虚伪面目,从此以后,我就跟凶猛哥了。凶猛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刘凶猛骂骂咧咧,带着周强壮和钱下流转身,甄淫荡也跟他们一路离开。陈美丽连忙跟上,不停地向刘凶猛献谄媚。我相信陈美丽能很快融入他们,做出牺牲,得到庇护。从我们这个五人小团体,到他们的五人小团体,陈美丽能够无缝转换。她一直这么厉害,她是能够活得最久的人。
他们的脚步声还未完全消失,张得帅突然醒悟过来了。他刚才在暴怒在开枪扫射,没打中一个人,随即陷入了呆滞,但甄淫荡的离开,让他恢复了神智,大喊一声,淫荡啊淫荡,我是得帅啊。便追了过去。
于是,隧道里便只剩下我和赵发财了。
我向赵发财爬过去,手摸到了粘稠温热的液体。我再上前两步,把手放在他脸上,拍了拍,喂,死没有?
还没……
哦。
过了一会儿,我问,你知道王清纯去哪里了吗?
赵发财喘息着,在黑暗里听得格外明显,像是即将烧完的蜡烛,在熄灭之前,烛火跳得尤其剧烈。我生怕他会在某一刻突然停止呼吸,又问了一遍。
她……她去南方了。
我呆了呆,想起王清纯在那个黄昏离去的背影,摇摇头,不会的,她让我等她,跟她一起去南方。
嗯,她也想跟你一起去,但她来找我要面包,我把她……嘿嘿,你不会想知道的……我跟她说,我已经没有食物了,而且,她不能跟你一起走。
为什么?
因为,李平庸,因为你是我的……你要听我的话,不管在南方还是在北方,有电还是跳闸,我都是你的老板。我剩下的食物,只够两个人去南方,我一开始就只打算带你过去,张得帅、陈美丽、王清纯,都会被抛弃……你逃不开我的手掌。所以王清纯就先去南方了,因为她知道我的手段,我想做成的事情从来……赵发财仿佛突然来了精神,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随后再度萎靡,如果你跟我去了南方,说不定还能找到她。
我揪住赵发财的衣领,急切道,可是王清纯一个女孩子,没事食物没有武器,怎么去南方?她走了多久了?从那哪路走的?安全吗?
但我再也没有听到赵发财的声音了。我把手放在他脸上,感觉他的肉已经僵硬,触感冰凉,像即将到来的冬天一样。

尾声

停电了,我们去南方(下)

这一年冬天很快就来了,天气出奇的冷。十一月还没过完,树叶就落光了,风中除了萧瑟,还有能刺痛肌肤的寒冷。这样的天气里,人们都不愿意再闲荡,纷纷把自己锁在家里。
我只在街上见过一次陈美丽。她跟刘凶猛一行人一起,边走边窃窃私语,我跟她打招呼,但在她眼里,只是空气。张得帅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后面,失魂落魄,眼里只有越发放荡的甄淫荡。我同样跟他打了招呼,他把我当做空气。
我在家里缩了几天,猛一发狠,卷起行李往南边走。我想象着南方的模样,想象着再见到王清纯时的情景,越走越开心,很快就出了城。这时,我远远见到一颗枯树下,躺着一具尸体。尸体身上的白色衣服非常熟悉。
树上栖息着几只鸟,冷得羽毛直颤。它们在磁暴中无法辨明方向,失去了去往温暖南方的最后机会。
我站在原地,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想上前,确认尸体的身份,但又不敢。树上的鸟挤成一团。过了好久,我转过身,往城里走。
我回到家,在身上裹了三层棉被,依然冷得发抖。我躺了很多天,外面时而滂沱大雨,时而簌簌落雪。寒冷穿墙而入,透进被窝,渗到骨头里。张得帅说得没错,这个冬天会到可怕的零下三十几度,谁也熬不过去,但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去往南方。
——(完)

(作者:阿缺)

(漫步宇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