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空里打广告,没那么简单

科普创客36氪2019-07-25 15:06

今年早些时候,俄罗斯初创公司StartRocket发布了轨道广告牌计划,遭到了技术专家的质疑,也让所有人感到沮丧,他们可能更喜欢纯粹的夜空——天文学家也不例外。

StartRocket计划使用多达300颗带有反光帆的微型卫星阵列,在近地轨道上显示出从地球上可以看到的发光logo。每一艘小的反光帆到达轨道后都会展开,在经过大城市上空时,“播放”6分钟的广告。

在太空里打广告,没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startrocket官方视频截图

今年4月,该公司开始与斯科尔科沃科学技术研究院(Skolkovo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1年与麻省理工学院合作成立)合作,测试这种反光材料。他们一起成功地向平流层发射了一个探测器和一个附带有光膜的折角反射器(被称为“光像素”)。StartRocket首席执行官弗拉迪伦 ·西特尼科夫(Vladilen Sitnikov)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在日落时分将反光面料升高到离地面180米的高度,以此测试它的性能。我们用绳子把反射器固定起来,并把氙气灯对准它——氙气灯的光温最接近太阳的光温——然后观察到一个独特的光点。”

这家初创公司现在将开始研发其卫星,成本约为2500万美元。但有一个障碍:该公司表示,它需要在今年10月之前吸引数百万美元的投资,用于轨道测试发射。除此之外,它已经有了一个测试发射伙伴——百事在俄罗斯的子公司之一肾上腺素饮料公司(Adrenaline Rush drinks company)。StartRocket计划在2021年展示“和平的象征”,作为测试的一部分,随后是它的第一个品牌形象——GameChangers logo。GameChangers是消除游戏玩家负面刻板印象的运动。到目前为止,一切看上去都还可以?

历史曾经的幻想

把我们的天空变成宇宙时代广场并不是一个新想法。1969年,当6亿人在电视上观看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登月视频时,他们也被哈塞尔布莱德(Hasselblad)、索尼(Sony)和欧米茄(Omega)等产品植入广告的轰炸,这些广告的形式是宇航员英雄们使用和佩戴的高科技小玩意。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携带着许多logo,甚至还有一位日本电视记者,作为其宣传和资金的回报。1997年,有人第一次在和平号空间站上拍摄了商业广告。但后来,广告噱头变得更大了。

2001年,必胜客向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ISS)送外卖;2012年,在“红牛平流层(Red Bull Stratos)”计划的帮助之下,菲利克斯·鲍姆加特纳(Felix Baumgartner)从近13万英尺的高空向地面俯冲,约800万YouTube观众观看了这一壮举。2018年,SpaceX在猎鹰重型火箭的首次任务中将一辆特斯拉(Tesla)跑车送入太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好奇号”火星车目前正在火星上用莫尔斯电码标记其创造者(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喷气推进实验室,NASA's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的首字母,这要归功于它车轮上的标记。

在太空里打广告,没那么简单

Felix Baumgartner,图片来源:felixbaumgartner.com

1993年,美国公司Space Marketing也曾提出过宇宙广告。它计划向低轨道发射一个发光的“空间广告牌”,以便让地面上的人们更容易看到、识别。他们声称,这块广告牌将由聚酯薄膜制成,它将会像月亮一样又大又亮。但他们没能筹集到资金,这个项目也就从未实施过。

StartRocket的挑战

StartRocket的计划只是另一个雄心勃勃的幻想吗?资金是它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为了在2021年前将这些卫星送入轨道并按计划安装显示器,该公司需要筹集超过2.2亿美元。

然而,这项技术本身确实有一些先例:2015年,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太空飞行项目实验室主任戴维·斯宾塞(David Spencer)领导了一个名为“光之翼1号”(LightSail 1)的项目,该项目证明了立方体迷你卫星上能够成功部署一种太阳能帆。斯宾塞解释说:“与基于像素的显示器类似,他们用方形帆反射阳光,使反射的光线指向地球。”然而,保持立方体卫星的正确配置非常困难,因此StartRocket计划为每一颗10厘米见方的卫星安装一个离子推进器,这样它们就可以移动到合适的位置。

但佛罗里达理工大学航空航天、物理和空间科学系主任丹尼尔·巴切尔多(Daniel Batcheldor)认为,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考虑到它离地球的距离,这个人造星座可能会与国际空间站的可见度一样。他说:“国际空间站位于近地轨道上,如果加上太阳能电池板,它的大小相当于一个足球场。从地面上看,每隔几周,只有少数人有几分钟时间能看到它,而且还必须是在天气状况良好的晚上。StartRocket对太空广告的设想是不现实的。”

“我们不允许在国家公园里面做广告,目的是保护它们的自然奇观,”巴切尔多补充说。“在我看来,太空也应该如此。”

StartRocket似乎没有被吓倒。“我们已经注意到了人们对我们项目的反应,很多人都在批评我们,”西特尼科夫在给OneZero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对于那些认为我们的计划不可能实现的怀疑者,我们将在以后答复他们,就在我们的第一个图像——和平的象征——出现在天空中之后,这将发生在2021年。”

在太空里打广告,没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startrocket官方视频截图

早在推出之前,该公司就已经宣布,广告费用将是20万美元起步,每天有可能播放三个广告。每千名观众的费用在10至15美元之间,视天气情况而定。西特尼科夫说:“如果11月莫斯科多云,成本将非常低。”对于全球观众来说,相对于传闻中耗资6500万美元的红牛平流层计划,这些费用可以说是相当少的,但StartRocket还必须在太空广告的一些法律问题上进行权衡。

在1993年第一个有形空间广告牌产生威胁之后,美国政府匆忙制定了禁止太空广告的规定。《美国法典》第51条禁止“在地球表面能够被人类识别的太空广告”,称其为“莽撞冒失的”。然而,它确实允许在汽车和其他产品中植入广告。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律中心的空间法教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高级律师史蒂文·米尔米纳(Steven Mirmina)在《哈佛法律评论》(Harvard law Review)的一篇博客文章中称,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噱头“荒谬可笑”,并指责其“故意污染外层空间环境”。但他说,目前的太空法并没有禁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下一个加密货币亿万富翁决定把他23层楼高的Hello Kitty火箭发射到轨道上,怎么办?如果是一个23层楼高的巨型蛋糕呢?”

联合国宪章第一条《外层空间条约》规定了为和平目的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的自由。它还说,每个国家都应该有相应的使用空间的权利,只要它们不会对他人的活动造成伤害。“从技术上讲,如果太空广告不会造成有害的干扰,也不会违反任何其他国际惯例或条约法的规范,这可能是被允许的,”佛罗里达州安柏瑞德航空大学(Embry-Riddle Aeronautical University)航天飞行操作助理教授萨拉·兰斯顿(Sara Langston)解释说。

天文学家和环保人士认为,太空广告存在着深刻的外交、法律和伦理问题。兰斯顿说:“广告仅仅为了引人注目,却会阻塞轨道和频谱的使用,将在国际社会引发严重问题。这将在空间可持续性、管理空间交通、空间碎片和频谱拥挤的空间天气风险方面面临带来很多挑战,更不用说对地球科学和天文学的负面影响和有害干扰了。”

StartRocket坚持认为它的卫星不会成为太空垃圾,因为它们只会在太空停留一年。西特尼科夫说:“在那之后,我们将把它们从轨道降入大气层,它们将在那里燃烧殆尽。我们所有的立方体卫星都是远程制导的。”他补充道,在自然灾害期间,万一没有电话网络,他的卫星阵列还可以用来共享信息。“我们不飞越自然保护区,也不会影响远离大城市的天文学望远镜。”

然而,如果该项目接近实现,肯定会有更多的反对意见,可能会把它的发射推迟。例如,兰斯顿仍然不认为这是太空广告竞赛的开始。“考虑到我们目前的技术状况和地缘政治气候,以及发射和维持在轨活动的巨大成本,”她说,“我认为,公众、政治或专家意见目前并不支持太空里有引人注目的广告。”

译者:喜汤

本文来自:36氪 (36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